半夜睡不著,肚子餓,想起一碗麋。

潮州麋不煮得爛爛的,雪白的飯粒一粒粒清楚,煮得濃稠,香噴噴熱騰騰直冒氣,盛在周星馳電影最常見的大雞公碗裡,整碗都是我的。喔~

配菜要甚麼呢?

姊姊最愛橄欖散,我比較喜歡黑色的欖菜。

香菜心兩片,鹹蛋半邊,五香花生幾顆,雞肉切成小塊炒醬油,加點清酒更香。

豆醬壓碎,加糖,醬油,小紅蔥頭切片,擠幾滴酸柑汁,煎兩條小魚來沾。

不,不,抓一把小蝦米過過熱水,來一小碟醬油,小指天椒剪碎,事前將花生炒熟去衣,放入幾顆。

只是這樣,白粥可吃三大碗。

啊~

學一句蔡瀾的形容詞,口水早已浸濕枕頭,流出房外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细佬流精
  • 口水早已浸濕枕頭,流出房外去了。
    条件:漂亮的妹妹穿着大大件的我的衬衫,睡在房外的长长的沙发上,露出与可爱脸蛋不相称的长长的腿,卷成一团,轻轻的呼吸。。。。。。
  • 有本事不要吃,看你流甚麼。

    yyaots 於 2007/10/23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