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能是個有點悲哀的愛情故事。」

看完電影後,商場外面下著很大的雨,我一面沿著布都監獄圍牆走回到地鐵站時這樣想。

故事的靈感據說來自導演小時候的懷疑,他覺得女生為甚麼總要約好了一起上廁所,是不是想在裡面討論殺死所有的男人?

(說得也是,小時候有這種想法的小孩長大了只好去拍電影,不然還能怎樣?)

開始的15分鐘,觀眾可能都在想開頭那個超現實的情景是甚麼意思。

然後電影從正直得有點疲憊的任達華開始,結尾一幕也只有他一個人,整部電影幾乎都集中在他身上,看完卻反而不清楚他到底是ㄧ個甚麼樣的人。

反而出場不多的詹瑞文(只有一幕,而且沒有對白。),邵美琪留下了很多想像的空間。

(為甚麼邵美琪暗示警告任達華要表情那麼僵硬,眼神要那麼狂熱?)

任達華和劉心悠的夫婦對話實在是悶到爆。

幸福就只能長著一幅那麼無聊的臉孔嗎?

--

顧客(翻找):「老闆…有沒有比較不無聊的幸福?」

老闆(挖鼻):「全在這裡了,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

到了後面,電影就活了,任達華人生改變了,<女人殺男人>組織出現了。(《買兇拍人》的岳母出現時我差點噴汽水。)

電影結束時很荒謬,很有趣,卻有點悲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詹阿狗
  • 為什麼平平是影評
    你就可以寫的比我好一百倍?!
    後!!!!!!!!!!!
  • 沒有啦~(謙虛)



    …九十九倍左右。

    yyaots 於 2007/11/20 1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