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回到老家,吃完宵夜,檳城的宵夜特別香,吃著吃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今天是我拉琴那麼久第一次遇到演奏會被取消。

話說我們的古典吹管小合奏被安排在CLAUS PETER FLOR 和馬來西亞愛樂的演出前當小點心,昨天順利完成,據說奏得不錯大家都很開心,接著留下聽R.STRAUSS的七重紗之舞還有查拉圖斯特拉,非常的讚!

尤其是現場聽查拉圖斯特拉結尾真是美極了感動無比。

另外還有MARTINU的雙簧管協奏曲的第二樂章的大提琴也美呆了,真是不公平,這些旋律為甚麼都給大提琴!?

今天我們一群14人陸陸續續到達KLCC,卻只能待在咖啡座等待消息。

因為有印度人要聚集在英國大使館前示威,從早上開始不但整段路被封還有幾個地鐵站也關閉。

不巧KLCC就在大使館附近不遠,幾個同伴還要在前一站下地鐵,走路來時還遇到催淚彈殘留。

下午一點證實演奏廳關閉,演出取消,大家只好去吃批薩慶祝,下一次甚麼時候再見呢?


上個星期一在馬六甲的演出,據說橘色和荷蘭有甚麼關係,我們都穿得像顆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詹阿狗
  • 橘色是荷蘭皇室的顏色
    荷蘭人們認為這是天堂中最高貴的顏色

    這也是一千種顏色之中我最怕的一種= =
  • 我也從來沒有想像過橘色是可以穿在身上的顏色...

    荷蘭人真大膽...難怪那麼開放。



    我還是覺得黑白灰藍萬歲!!

    yyaots 於 2007/11/26 0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