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沒圖沒真相,又說一圖勝千言。

確實沒圖我這個三流的寫手就不懂要怎麼寫。

由於敝人在下小弟一向奉行沒機機主義,因此圖多是偷來的…!如被抓包,有怪莫怪。

在不知道第幾間Hotel Seri Malaysia醒來,一樣有異味的房間,回想著剛剛做的夢,夢裡有人左手持劍,右手執花,面貌安祥…

太不搭調了,近來敝人在下小弟的精神修為確是略高,偶感悲哀。

不過至於為甚麼會夢到這種夢,大概是和晚上剛看的那部《KOYAANISQUATSI》有關。


超讚的電影,只有六十年代這個一切都可能的年代才拍得出來。

聲影張力激盪人心,鏡頭從地水火風開始,結束在空中旋轉掉落塵埃的尾聲,美不可言。

最美的還是中段一幕幕人們的臉孔(雖然身邊有人開始輕笑XD。)

……

從頭說吧。


12月5日


長達四天的排練終於結束了,看著好像有點過重的一長列曲目:

RIA! by Adelyn Wong
Senandung Malaysia by Muriz
Four Scottish Dances by Malcolm Arnold
Hungarian dance 1,3,10 by Brahms
Dance Bacchanale by Siant-sean
Scheherazade II,III mov. by Rimsky-Korsakov
A London Symphony by Vaughan Williams

開始時還很懷疑只有4天是不是排得出這些音樂…(除了RIA! /Dance Bacchanale/Scheherazade是從8月演奏會裡留下來的之外。)

但是從2日的人心惶惶,到5日的軍心大定,我們確實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雖然是每天九點到九點…哈哈哈哈!

今天早上排練完後,買了禮物和卡片,低音組一起感謝John的多次指導,作為交換,所以下午John就讓我們休息(哇哈哈哈哈!)

但是低音組還是自己練了一些片段。然後我就倒在後台左邊的指揮室的豪華大沙發上睡一會。

原來做指揮有那麼多福利,說不定還有專用美女秘書按摩(大誤),後!早知道我也去幹指揮好了。

晚上是倫敦交響曲第一次(!)從頭到尾演奏,很多MPO的人來聽。排完只有很累很熱的感想,有些地方有點危險,但算是還不錯。

結束了大家趕緊打包,Wolfgang剛剛坐在第一排聽,這時還主動幫忙我們把六把低音提琴裝入琴箱,把他累得汗流滿面,感謝感謝。


這個十分累人的程序是:首先,需要兩個人合力把那個裝木乃伊的箱子平放下地,解開前後左右上下一共八八六十四扣,打開後面對上中下莫名奇妙的扣帶掛帶若干,這次六個箱子內部的結構沒有一個一樣,害我們每次都要發揮創意把提琴硬綁起來,然後合蓋,檢查合縫後扣上,再兩人合力把箱子立起來…這個程序在路上還要不斷的重複到五次直到再次回來KL為止。


不過比起全團第一辛苦的敲擊組我們算是大包比小包,這次巡迴的曲目敲擊樂器空前龐大,每去一個地方敲擊組都要提早到場地排樂器結束打包排樂器打包排樂器打包…


看這六個傻瓜還笑的那麼開心…

回家洗澡,收拾行李,感覺燃燒的肌肉逐漸放鬆,舒服的聽著《暗戀桃花源》錄音沉沉入睡…

隔天醒來是六時四十分。


12月6日


今天要開始享受八天的巡迴演奏,第一站是我老家檳城。



早上0730出發,0800到KLCC放下行李,和朋友會合先去吃個早餐。



約0900上3號車,同車的都是好友,前面還坐了一個大隻佬Kevin,上車時向我們這群怪咖宅男魚乾女大集合打聲招呼,幽自己一默,全程我們都在後面亂鬧沒甚麼人理他,可憐哪~



開車,胡說八道笑鬧一會,車內的冷氣太舒服,半小時不到就全體放倒。



中途停了幾次,看了一部《導火線》,和朋友借了倫敦交響曲的總譜來研究一會。

去掉午餐一小時,足足花了7小時才到檳城的City Bayview酒店,全體心情只有哀鴻遍野可以形容。


Check in混亂中…


每一站都有的布告欄,不過沒甚麼用,我經常都在事情發生後才看到…

第一天是Free Day,約來約去但是沒有人相信我的介紹,結果沒有去成。惜哉~春滿園的雞腳,米粉,白切雞還有潮州蠔煎…

晚上跟大隊去Gurney Plaza,亂晃好像也蠻開心,我離隊跑去看《HITMAN》,還可以,男主角很面善,不知道在那部電影看過他…


買了啤酒花生,回房約朋友來打牌聊天,看N年前的舊片《警察故事》重播。


12月7日


早上7時,洗澡後先下去早餐,想看看報紙,問問前台,但效率實在太低,乾脆自己出去買。


從酒店對面Leith Street的有名藍色大宅前走過,早上空氣很舒服,街上靜悄悄沒甚麼人。

幾年前賴聲川導演來演講,在街上隨性走走時也被這棟大屋震撼了一下。

「那是ㄧ種甚麼樣的藍…讓人好奇主人是受過甚麼樣刺激?」他如是說。

賴導演講後,答應回台時把自己的作品寄來,所以我才有那麼多他的作品…

我看身後的藍色大宅遠去,想想人和人的相識確實很奇妙。

走入Chulia Street,穿過新街,才在一個ROLEX大招牌下的報攤買到早報,看到對面大東茶樓,就坐下來吃早點。

大東的早點很讚,邊吃邊想著明天應該可以帶朋友來復卓。

滿足回去,休息一下,10時從酒店開車。


直走,轉角,10時3分就到檳州大會堂。


檳州大會堂對面的教堂


早上10時至下午2時的排練,聲效應該不錯,確定晚上的曲目

RIA! by Adelyn Wong
Senandung Malaysia by Muriz
Four Scottish Dances by Malcolm Arnold
Hungarian dance Nr.1 by Brahms
Dance Bacchanale by Siant-sean
(中場)
Scheherazade II, III mov. by Rimsky-Korsakov
A London Symphony III, I mov. by Vaughan Williams

很長,從2030開始的話,結束也要2300左右。


排練結束,回酒店,超餓,一行14人走出去酒店對角的SALSAS吃德國料理,又是大滿足的一餐。

下午回房想睡,但是睡不著,剛好室友和女友回來,乘機出去走走。

沿著Penang Street直走,到Prangin Mall喝咖啡,忘了帶手機,只好靠耳機裡的倫敦交響曲計時,大概坐到5時回去,室友還在睡,我洗個澡換衣,就出門集合。


回到檳州大會堂,彥彰來了幫慧欣看看早上不小心摔在地上的樂器,還好沒甚麼事。


晚餐是準備的Light Snack,有米粉三文治香蕉小披薩,和敲擊組的坐在一起吃,我發表了一下關於香蕉對樂手影響的理論。

吃完上台熱手一下,回後台小睡,等朋友打電話來出去交入場卷,到了2026也沒有人Call我,只好出去看看,結果看到一群小妹妹站在一起聊天,來了為甚麼不Call我呢?難解…

沒時間陪她們聊天,回去後台,立刻就可以上場了,熱手調音時看看觀眾人數還不錯。


時間到,Kevin出現,他穿還蠻可愛的西裝背心。


檳城的演奏會有第一場演奏會特有的緊張感和集中力,應該算還不錯吧?


結束了要快點打包,然後到樓下ABC Room吃PESSOC招待的宵夜,和檳城的朋友聊聊,沒吃到甚麼,回程在巴士上約好明天0700去吃早點,到酒店趕快約人出去宵夜,在Lobby等會合,剛好大隻佬Kevin回來,看到我很驚訝,他的OS應該是:這群傻瓜那麼晚了還要去那裡?

吃完回來收拾一下睡了,隔天0630醒來。


12月8日


洗澡後到樓下一看,果然只有幾個比較乖的早睡早醒的雪芝葆莉芷雯加上我和麒豪,麒豪女友一行人又沿著我昨天的舊路走到大東,大家開始時還有點疑惑為甚麼要走那麼遠來這裡吃早點,不過吃到大東的蛋塔就都服氣了,確實是值得早起走10分鐘的早餐。

0800回去,巴士卻要10時才開,為甚麼不早說呢?後~

檳城篇結束-怡保篇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