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自從我開始作瑜珈,結大手印和冥想之後,精神境界越來越高,不但每晚夢到新的恐怖片劇本,最近還開始一面睡覺一面說相聲…

所以說,少林瑜珈確是醒!係冇得頂!!


(燈暗)


喔!要開始了。


(幕開)


噓……


(兩人上場,請自行代入你喜歡的相聲演員)




白治難:「白痴男。」

顏靜南:「眼鏡男。」

同:「上台鞠躬。」

顏靜南:「定場詩。」

白治難:「殺人放火金腰帶!」(廣東話)

顏:「啊?」

白:「修橋鋪路冇屍骸!」

顏:「甚麼呀?怎麼一開場就那麼悲觀呢?」

白:「這不是悲觀,這是我新一年的展望,我決定從今天開始,作一個壞人!」

顏:「貌似你過去一直是個好人了…」

白:「我是啊!比如說,我每天吃完早餐之後,就會幫一個老太太過馬路。」

顏:「那還不錯…但是你怎麼每天早上都會遇到一個要過馬路的老太太?」

白:「那還不簡單,反正我一看見有老太太站在路邊,我就把她拖到對面去!」

顏:「你確定她想過去嗎?」

白:「老太太力氣好大喔,有時候真不好拖。」(埋怨)

顏:「甚麼!?」

白:「到了下午,我就會幫一個在商場迷失的小孩找到他的父母!」

顏:「真的嗎?」(開始懷疑)

白:「下午的商場人之多呀~諾!你看,那邊有個年輕少婦!」

顏:「那裡?」

白:「你看她正在用力地搶一個大減價的LV包,這時候我手拿波板糖那麼輕輕一招…」

顏:「啊?」

白:「就把她身後抓著她裙擺那個吮手指流鼻涕的小鬼給騙過來了。」(得意)

顏:「你…」(氣得說不出話)

白:「等她發現小孩不見,我再領著小孩上前,這樣又做成了一件好事。」

顏:「你真缺德!」

白:「到了晚上!」

顏:「我開始有不祥的預感…」

白:「我就會到PUB去勸阻青少年不要沉迷搖頭丸。」

顏:「我不相信。」

白:「我一面跟辣妹軋舞,一面和OL眉來眼去,同時間留意四周…」

顏:「您還真忙。」

白:「只要一看到有青少年在吃搖頭丸,我就上前對準他的頭用力一敲!」

顏:「喔?當頭棒喝!好!然後呢?」

白:「我就說…『臭小子!誰准你在我的場子吃搖頭丸了?你老大是誰?』」

顏:「你確定對白沒有說錯嗎?」

白:「三言兩語,他就覺今是而昨非,把他準備買搖頭丸的錢通通交給我!我又救了一個迷途的小羔羊。」(遠目)

顏:「唉唷~」

白:「可是我做了那麼多的好事,報上沒有表揚,政府沒有嘉獎!我覺得很沮喪,很落寞,很鬱鬱寡歡…」

顏:「哼!」

白:「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作.一.個.壞.人!」

顏:「你早就是個壞人了!」(用力踹白)

白:「白痴男。」

顏:「眼鏡男。」

同:「下台鞠躬。」


(落幕,掌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