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妹對我的投訴,總是說看不懂我在寫甚麼。

但其實這裡門可羅雀,卻也不能背著人就暢所欲言。有一些真相,總要有點迴避。


我聽著BILL EVAN,在雲頂清晨的路上垂目走,偶擰頭,看到窗外。

一團橘黃在地平線的盡頭。

天空還是暗暗的,上方是一片一片一片一片鱗列的雲。

然後在明亮的橘黃光團中,一點一點露出紅日,天亮了。



站在密封的人行天橋窗邊,外面薄薄的霧飄過。

不知道上一次到底是幾年前看過的日出,感動的瞬間絕對是人生最難以捉摸的一件大事。



從兩點到七點,我恍來恍去,在麥當勞看報紙,去賭場看人賭錢,咖啡屋喝南洋咖啡烏,在通宵的車站食堂發呆。

冷霧中一個人散步,很舒服。

但做不了的決定,想不通的問題,還是想不通。



有一些話,有一些事,說了就沒有回頭的餘地。

珍貴的東西,要好好保護。

損毀了,一千次的後悔,都是損毀了。



不知道重複了幾小時的My Foolish Heart陪我下山。


五反田說:「人不是在年年月月中,逐漸的一點點變老的。」

「而是一瞬間,就老了。」




現在我有點相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asiong
  • 有一些話,有一些事,說了就沒有回頭的餘地。

    珍貴的東西,要好好保護。

    損毀了,一千次的後悔,都是損毀了。

    Cheers!!
  • 詹阿狗
  • 你無名死了耶
    快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