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附近找了一份不太累,又不用腦的打工。

做了接近一個月,覺得生活像有一點回到軌道上的實在感。

準備開店,客人進來點餐,送上食物飲品,收拾,下一波的客人又進來,和同事哈啦剛剛的美女顧客,結束營業,收店,道別,買一些宵夜,帶著一份夜報回家。

還是要練琴,所以每天只是打工幾個小時,流點汗。

反而最近室內樂的排練因為接近演出,雖然時間只有打工的一半,結束時卻常常累趴趴什么都不想說。

跟老板要了一個星期的假,和朋友們住在一起,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個星期的音樂。

約翰施特勞斯,貝多芬,馬勒,變成我們每天腦中不斷回旋的余波蕩漾。

聊啊聊啊我們有不能停止的八卦話題,新的樂季加入的新團員。

可能太久沒有生病,第幾天半夜高燒起來,看看手機時間凌晨四時,全身都在痛,還以為會死掉,送簡訊給負責照顧團員的人,沒有回音,起來喝點水,迷迷糊糊睡著。

結果第二天看醫生原來只是喉嚨感染的小病,難怪那個負責人半夜接到簡訊后根本不理我倒頭繼續睡。

什么都不想只是拉琴的日子過得好快呀~

演奏會大家都很棒,有幾個片段十分感人。

結束後收拾行李出去大吃一頓,感覺一絲絲離別的寂寞。

下次見啊,下次再見!

第二天回去打工,腦中還一直想著沒有奏好的馬勒。

又忙著室內樂的排練,日子擾擾攘攘,過得一點也沒有真實感。

沒有目的地的追求,沒有一絲一毫接近可能的狂戀。

人生仿佛是無數無謂的努力的結合。

許多的挫折累積,不是悲傷,而是一片茫然的空白,空白。

請讓我延續所有的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