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戴整齊面對瘋狂的世界…』腦中不停回轉著陳老師的歌詞迷迷糊糊入睡。

醒來已經睡遲了,原本想提早在KLCC悠閑吃午餐的我最終只能匆匆買個熱狗。

到演奏廳前的集合點時大概一點半,幾個朋友先到在聊天,也不是第一次要到醫院演奏,所以大家的表情都很放鬆,有點熟門熟路了哦~

沒等很久巴士來了,先上車把樂器擺在第一排座位,指揮提醒我要告訴工作人員帶高腳凳,下車找一個看起來好像是工作人員的男子,開始當天我覺得最為經典的對話如下:

「請問我們有帶Stool嗎?」

(他回頭看了旁邊的人一下)

「I can't promise。」

我當時腦中只有「Huh? What the fuck is that mean?」的反應,但是修養很好的我當然不會再跟他浪費時間,立刻轉身回演奏廳後台找人把問題解決。

上車後車要走的時候我才知道他是跟車的導游,說起來這件事的確和他沒關係,但是我覺得那句回應聽起來真是糟糕透頂,如果他回答我說:「不知道。」「有嗎?沒有吧?」「你自己解決!」

甚至學好萊塢酷酷的抽口煙:「這件事和我有關嗎?」

我都覺得好多了,從來都不知道這句好像很聰明好像很帥的話聽起來是那麼的糟,整個一個『無肩膀之男』的形象,爛透了!


不談他,巴士很快到了馬來西亞國民大學附屬醫院,下車,舞台就設在入口大廳處,先把樂器拿到一邊的空房間,再上台排樂架椅子試麥克風。

這次我們要演余家和的《鱷魚如何得到他的牙齒》馬來版,英文版其實從去年開始我們在麻六甲,吉隆坡已經演過好幾次了,最有效果的一次應該是在德國大使官邸的演出,雖然我只記得演出後的Party!XD

2898_81691157306_718777306_2197613_1303820_n.jpg

那次除了作曲家余家和老師,原作者也來了,加上觀眾的座位比較接近,一些樂器的特殊效果(包括我插話和旁邊的人聊天的一句對白)都可以聽到比較清楚。

至於這次的演出,雖然我們已經翻譯成馬來文,指揮也全程用馬來文和觀眾交流,但是還是感到觀眾和我們距離很遙遠的樣子,醫院大廳實在不是演奏現代音樂的好地方。

從準備開始一直到演出結束,旁邊那個[乒波!乒波!]的掛號提示一直沒停過,有時比音樂還大聲。

演出結束後,因為病房空間有限的關係,只有五個小組的團員上樓去探望和演奏,其他的有的先走,我和幾個朋友到醫院的餐廳喝點飲料,等他們一起回到KLCC。

過了一會我們又被叫上去一起用茶點。

坦白說全程都沒甚麼深刻的感覺,好像把該做的做一做然後大家回家的感覺…

回程還好也沒有塞車,收好樂器,指揮和我們找個地方坐下喝一杯。

原本打算去被我們稱為MPO咖啡館的San Francisco喝咖啡,最後改成A&W喝RootBeer,遇到RTM樂團的一群朋友們,談了一會。

我們打算接著去看正在上演的《WOLVERINE》,看戲還是想吃一點東西,榮壽司KLCC這間分店好像比檳城的好吃很多。

其中朋友叫的一大牒不知道叫甚麼的沙拉非常好吃,吃著聊著的時候看著旁邊的壽司師父在弄一碟火烤的SALMON上面還加了蛋和芒果,太香了~

雖然沒有時間吃很飽但卻非常幸福的吃完去看電影。

x-men-origins-wolverine-poster.jpg

情節其實有點拖拖拉拉的,一度有點睏,還算是蠻有娛樂性。

看完時間接近10點,王公主據說是在KL上機回北京,短訊她回覆說是在金河附近吃晚餐,想找她喝杯飲料,不過要上KLIA CHECK IN的她沒有時間,那麼改次回來再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