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娘那隻老母豬今天在家嗎?」

當侯沙菲女士第一次到莉塞爾家要她給自己讀書時,那開場的第一句話就讓我爆笑不支倒地。

即使整本書的氣氛那麼壓抑沉重,連死神的幽默感有時也讓人不太笑的出來。



在廚房和莉塞爾養母的對話,還有接下來到侯沙菲家後她那些凶巴巴的對白,

這些都讓我想起了杜娜那婆娘。



我好喜歡她喔,雖然完全沒有關係,但一霎那她讓我想起了《不能說的秘密》裡的黃秋生,不知道最後周董順利和桂美眉團圓後,他以後會怎樣…



仗義每多屠狗輩啊~

我和莉塞爾一樣,好喜歡那個莉塞爾爸爸為一根菸捲,一杯香檳為人油刷窗戶的那個夏天。

或者正因為當時的氣氛是如此沉重,那麼多事情壓在這些小老百姓的心裡,才讓他們滿口屁眼母豬,卻又那麼真實的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

和莉塞爾比起來,我的書還算是多的。

有些地方我偶爾會覺得作者會不會有點太過浪漫了,但有些地方又讓我肅穆(正經危坐一手拿書一手插起一塊月餅…)的一句句細讀。

最後幾百頁破功一個通宵讀完,連明天原本要做甚麼都不管了。




其實開頭不到兩頁

死神說:

「先透露一點真相

 你會死。」



我就喜歡上這本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