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砸了。』

鞠躬抱起琴向邊門走去,想著就只有這句。

前晚在新家附近走來走去做的心理建設,早上兩個小時前到演奏廳,熱手時我一點都不緊張。而如果我可以把肩痛腰痛挫折感倦怠症懶病自我厭惡統統都轉化成把屁股緊緊黏在椅上練琴的動力,前一組上去時的這一點點的心跳閉塞感實在不算甚麼。

我應該有信心可以唱好的。

所以當手在第二句後突然劇烈發抖的時候,我的反應,應該說是震驚。

『下一個音,下一句,唱!』

不知道搞砸了幾個地方,下台時怎麼也想不起來。

在後台站了一會,再上去的小合奏反而很好。

吃完演奏廳準備的小派對,和朋友趕著去買票看電影。

去書店轉來轉去,看著很多想買的新書,腦中一直反覆想不起曲名的片段。

大家都沒吃到甚麼,就去新開的SAKAE SUSHI吃很好吃的壽司飯,老師傳來的短消息也不想回應,然後看了《THE HAPPENING》。

晚上的排練之後,八時前回到家,換衣服出去晚餐,吃MAMAK檔的漢堡看露天大螢幕演的電影。

然後去租書店看《這裡龜》(注一),回家時路邊來來往往的辣妹多少撫慰了我弱小的心靈。

『卡爾薩斯不是也有手抖到把弓掉到觀眾席的時候嗎?再練啊!再試啊!』



看得開是我除了長得帥以外唯一的優點。






注一:《這裡龜》是秋本治的超長壽漫畫《這裡是葛飾區龜有公園前派出所》的簡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aots 的頭像
yyaots

yyaots

yyao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